• 德国威廉大街73号的总统府内的总统办公室,阿卡多正在面见兴登堡总统,解释这一次大德意志党的游行活动。 “你这么做是在向我示威么?”兴登堡盯着阿卡多问道,他的话语间带着...
    2020
    08-10
  • 一直到现在,赫尔曼?奥伯特的固态远程火箭还只是在图纸上,唯一的贡献是阿卡多曾经带领海军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参观了他的实验,证明了战列舰在未来的制导火箭攻击面前不值一提—...
    2020
    08-10
  • 午后的阳光让人昏昏欲睡,国防军总司令部的警卫营正在不大的校场上跑步,喊着嘹亮的口号,即便是会客室里的阿卡多等人,隔着窗子也能听到。 芬妮已经问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古...
    2020
    08-10
  • 阿卡多也不多说废话了,伸手指了指那个长发披肩身材火辣的美女少尉说道:“你就做我的私人秘书吧,负责我的人身安全还有我的日常生活安排。哦,对了!你叫什么?” “陆军少尉...
    2020
    08-10
  • 这些商人也真是无利不起早啊,阿卡多无奈的摇了摇头,送走了克虏伯。虽然这些商人只追求利益,可是和他们的相处只要有利益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又非常简单,让阿卡多有些不好取...
    2020
    08-10
  • “当,当,当。”阿卡多的办公室房门被人敲响,阿卡多放下了手中的笔,伸了一个懒腰:“进来。” 最近阿卡多可是忙坏了,他赶到巴伐利亚州参加了古德里安进行的最新一次的坦克...
    2020
    08-10
  • “基尔港的德国海军船坞需要4条巡洋舰的订单,如果日本不买的话,也许中国人会对海军建设有兴趣。”阿卡多笑着问坐在面前的山下。 山下幸之助很是无奈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这...
    2020
    08-10
  • 时光如水,转眼1925年又过去了一个月,到了1925年3月,随着国防军规模的日益扩大,最近阿卡多正在为如何秘密支撑如此庞大的国防军开支发愁。 因为有联军军控委员会的存在,德国政...
    2020
    08-10
  • 一番闹剧过后,国会终于还是完成了举手表决,而此时此刻坐在下面的克虏伯和斯特莱斯曼脸上已经挂满了微笑。 一名身穿西装的男人走上了大厅前方的高台,咳嗽了两声,大声的宣布...
    2020
    08-10
  • 德国总统办公室,兴登堡正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走来走去,他气急败坏的怒吼着:“阿卡多?鲁道夫少将!你已经是德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了!你究竟还想要什么?大德意志党是什么意...
    2020
    08-10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电话

18935150244

扫一扫,关注我们